• <tr id='0t4wpK1x'><strong id='0t4wpK1x'></strong><small id='0t4wpK1x'></small><button id='0t4wpK1x'></button><li id='0t4wpK1x'><noscript id='0t4wpK1x'><big id='0t4wpK1x'></big><dt id='0t4wpK1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t4wpK1x'><option id='0t4wpK1x'><table id='0t4wpK1x'><blockquote id='0t4wpK1x'><tbody id='0t4wpK1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t4wpK1x'></u><kbd id='0t4wpK1x'><kbd id='0t4wpK1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0t4wpK1x'><strong id='0t4wpK1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0t4wpK1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0t4wpK1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0t4wpK1x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t4wpK1x'><em id='0t4wpK1x'></em><td id='0t4wpK1x'><div id='0t4wpK1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t4wpK1x'><big id='0t4wpK1x'><big id='0t4wpK1x'></big><legend id='0t4wpK1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0t4wpK1x'><div id='0t4wpK1x'><ins id='0t4wpK1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t4wpK1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0t4wpK1x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0t4wpK1x'><q id='0t4wpK1x'><noscript id='0t4wpK1x'></noscript><dt id='0t4wpK1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0t4wpK1x'><i id='0t4wpK1x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绍兴曹娥江大闸:千里水脉纵贯东西激荡发展涟漪

                仪陇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05 16:05:45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绍兴12月5日电(李佳赟 范宇斌 李孟冉)天海茫茫、江水汤汤,在浙江绍兴的曹娥江终点,海洋与陆地于此相交。从空中俯瞰,中国第一河口大闸、浙东引水工程的枢纽工程——曹娥江大闸婉如一条凌空的巨龙,横卧在江口,激荡起“西水东调”的万古梦想,述说着“水润万物兴”的水利盛世。

                据记载,曹娥江上游源短流急,下游受钱塘江潮汐顶托,形成“南洪北潮”格局。每年夏秋,频繁的台风带来强风暴雨,曹娥江上游滚滚洪水急速向下肆虐,河口的钱塘江潮水则逆势涌入曹娥江,上下两种势力激烈交锋,让沿江人民饱受灾难。

                图为曹娥江大闸观景台 范宇斌摄图为曹娥江大闸观景台 范宇斌摄

                为治理曹娥江水患,绍兴人民建造了大量水利工程,其中下游三江闸和曹娥江海塘的不断修建,为挡潮泄洪发挥了重要作用。2005年,为彻底解决水患问题,曹娥江大闸应运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无疑,曹娥江大闸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工程,但遇到的难题亦是前所未有的:曹娥江口属钱塘江强涌潮区域,河床冲淤变化频繁,涌潮对水工建筑物破坏性很大;江海交汇,海水对工程腐蚀性极强,对大闸的混凝土浇筑及金属结构防腐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若处理不当,将严重影响整个工程寿命;水文气象多变,突发性天气频繁,暴雨、台风、洪水、飑线时常光顾,严重影响大闸施工。

                图为工作人员介绍情况 范宇斌摄图为工作人员介绍情况 范宇斌摄

                在曹娥江大闸“铜墙铁壁”般的身躯中,凝结着建设者们的劳作和汗水。针对多种技术难题,建设者先后开展了软土地基基础处理、水工高性能混凝土及温控防裂、金属结构防腐等30多项专题试验研究。大闸建成后,先后被授予鲁班奖和詹天佑奖等荣誉称号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行走于曹娥江畔,大闸周围镶嵌着十二个文化景观,安澜镇流、飞鱼化龙、景石文化、名人说水、娥江飞韵等,水文相融、水景相衬、水绿相依。

                更为重要的是,畅通“一泓清水”的曹娥江大闸,还开启了新的河湖体系,使萧绍平原和姚江平原连成一体,有利于沟通富春江、曹娥江、甬江水系,成为浙东引水工程的重要枢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把富春江水,引向绍宁平原及舟山海岛……”上世纪60年代水利专家提出的“浙东引水梦想”终于在2005年付诸实施。浙东引水工程的建设,改变了浙江水资源时空分配格局,也改变了浙江经济发展的格局,是一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性举措。

                图为中国第一河口大闸石碑 范宇斌摄图为中国第一河口大闸石碑 范宇斌摄

                据悉,浙东引水工程由萧山枢纽、曹娥江大闸枢纽、曹娥江至慈溪引水、曹娥江至宁波引水、舟山大陆引水二期和新昌钦寸水库等6项骨干工程组成,涉及杭州、绍兴、宁波、舟山4个地级市及18个县(市、区),跨越钱塘江流域、甬江流域和舟山本岛,引水线路总长294公里,总投资超100亿元。这也是浙江历史上投资最大、跨域最广的引水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浙东地区河网密布,在人们的印象中,这是一个丰水地区。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统计资料表明,萧绍甬平原人均水资源量不及浙江省平均水平的1/2,舟山人均水资源量仅605立方米,属浙江典型的资源型缺水地区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浙东引水工程的重要枢纽,曹娥江大闸与其他5项工程的建设,共同打破了原有的供水工程体系,与星罗棋布的河道、水库一起重组浙东地区“水脉”。工程每年可从富春江引8.9亿立方米水到浙东地区河网,大大缓解绍兴、宁波、舟山三地缺水之苦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,对于缺水严重的舟山群岛来说,通过舟山大陆引水工程二期,可使海岛人民最终喝上富春江水。而随着浙东引水工程送来清泉,舟山新区海洋经济发展将插上“腾飞的翅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水网格局改变带来的倍增效应不止于此。通水几年间,浙东引水工程无论是在提升浙东地区水资源保障能力、改善引水沿线河网水环境方面,还是在抵御洪涝干旱灾害方面,无一不显示出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截至今年9月底,浙东引水工程累计引水20.1亿方,为宁波、舟山等地海洋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。

                浙东引水管理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东文表示:“浙东引水工程已初步实现按需引水、梯级调度,并且旱时能引、涝时能排。计划于2019年底,曹娥江至宁波引水工程将建成投入运行。浙东引水这张改变浙东水文格局的庞大水网,将给更多群众带来福祉,也将给更多地区创造财富。”(完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仪陇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